南桥永远喜欢信长

想想自己喜欢做什么

【凹凸乙女】卖苹果的泡沫少女

★卡米尔×你
        
★短篇,一次性完结,没有后续
     
★BGM:卖苹果的泡沫少女
       
★歌姬:亚北留音gumi
        
★舞见:明朗 樱桃
      
★折腾了两个星期的文,算是比较满意的
       
★非常喜欢这个歌曲所唱出了美妙的童话,果然童话的男主角只有卡米尔可以驾驭啊,实在是太美好了!
       
★也算是破200粉的贺礼吧!
         
★喜欢的小天使们最好能蓝手红心一起点,谢谢!









1.
在这个世界里,一个倚靠在巨大繁盛的苹果树旁的粉嫩可爱的儿童房内,小女孩的桌子上摆着一堆可爱的洋娃娃和水晶球,阳光雀跃的透过轻巧舞蹈的薄纱和七彩的尘粒,洁白的窗台上安置着一个小小的音乐盒,那是小女孩的珍宝
        
是妈妈送给她的六岁的生日礼物,她非常的喜欢里面那位,绿色头发的歌唱故事的小女仆,她穿着长长的女仆裙子,还挂上一条绣着蕾丝花边的漂亮围裙,和妈妈一样
        
每天的午后,喝下午茶的时候,小女孩总是会端着一盘香气扑鼻的苹果派,坐在窗台旁,望着那棵苹果树,打开这小小的音乐盒,镶着心型水晶的钥匙插在盒子的左边,温和的扭转着可爱的开关钥匙,发出滴沥滴沥的清脆声响,小女仆一边像跳舞似的摆动身体,一边那甜美的歌喉也是一如既往的流露了出来:
       
在遥远的遥远的时间尽头
     
居民们都有着永恒的生命
       
在那样的世界那样的故事里
     
在结出红色果实的树下
    
la 从这里开始
      
便背负着死亡诅咒少女的故事
            
          
2.            
出生在苹果树下的可爱少女,有着一头漂亮的绿色长发,还有和苹果一样红艳艳的双眼
        
她从出生开始,就拥有了生命,直到未来的死亡的那天
       
哦,在这拥有 永远 的世界里,死亡的人到底是会多么的可怜啊?!
     
她一定是被天神诅咒了,我的上帝
       
不过这些善良的人好像并没有怜悯她的意思,好像还传说出了 绝不能吃掉少女出生的那颗苹果树上的苹果,否则会被诅咒 这样毛骨悚然的事情
           
少女曾经被劝去教堂做祷告,潜心成为一名修女洗涤自己的罪孽,取得神的谅解,但是没有过多久她就放弃了,还一副快乐的样子
         
哦,真是令人感到悲哀的少女,唯一赎罪的机会都被自己放弃了
        
多么可怜的女孩啊!
          
可是少女并没有半点后悔和着急,她每天都活的很开心,也很想交到朋友,只可惜大家都不愿意接待她
      
她总是看见人们冷漠的面庞,不苟言笑的样子,他们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
      
少女很沮丧,她去问了问这颗苹果树,她认为这是她的母树,少女摇了摇苹果树的树枝,用像苹果一样清甜可人的撒娇声音问道:
        
“妈妈,我怎么才能找到爱呢?我的心好冷啊,时间都过得特别快,但是我忘掉了好多好多的事情,神都说有了爱就不会冷也不会忘记了”
          
苹果树不是精灵,不是神明,它确实是一棵普普通通的苹果树,它无法给少女任何指示。少女没办法,她固执的认为苹果树右边最长的那根树枝所指引的地方,就会有找到朋友的方法
        
于是少女便提着长长的裙摆,朝着树枝所指引的地方奔跑去了
          
          
3.            
在那有一座闪着蓝色晶莹光芒的湖畔,是远离色彩斑斓的街道的,竟然会有一家散发着美味香气的房子!
        
一座漂亮的红色房子,和苹果一样色泽的房子,小烟囱里飘出一阵阵烟雾直上云霄,成为棉花糖的一部分,从房子里发出的香气,好像是点心的香气啊
     
啊,好饿啊,里面好像有这好吃的东西呢。少女这么想着,轻快的拉开小小的木门,小脑袋悄悄的探了进去
         
她看见了一个黑发的少年,他穿着和绿叶一样鲜亮色泽的衣帽,戴着长长的红色围巾,帽子压的低低的,看不清他的脸
       
少年的手里端着一盘看上去很美味的点心,金黄的表面上涂抹了好多鲜亮的红色果酱
       
苹果的香味
           
少女舔了舔嘴唇,完全推开了小小的木门,打响了安静的风铃,发出了滴沥滴沥的清脆声响。少年扭头注意到了她的到来,让人看清了少年好看的蔚蓝色的眼睛,他发现这是传说中那位有着死亡诅咒的少女
        
“呐呐,这个点心是什么呢?很好吃的样子”
        
少女圆润润的双眼闪着红色的无害的光芒,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容易让人卸下防备,带着明镜般的善意,声音甜甜软软的可爱极了。少年似乎在自己永远的生命里抓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一样,瞳孔极速的猛缩,随即拉了拉自己的围巾,将手里那碟用红色果实做的甜点送给了少女
      
看着少女快乐的蹦哒的身影,名为卡米尔的少年独自嘀咕了一句:
       
“因为是将死之人,所以才会这么的珍惜所有吗?”
       
卡米尔之后便常去少女曾经常去的教堂做礼拜
         
         
4.
卡米尔开的卖红色果实的店铺很受欢迎,每天前来购买的人非常的多,上次的少女不过只是撞上了好运,那天的生意似乎不怎么样的
         
少女吃过了卡米尔送她的点心,是非常的好吃的,怪不得会这么受人欢迎啊!
      
他一定被很多人爱着!一定是!
      
少女这么想着,自己也开始自学做苹果派的方法,在第一百零一次的失败以后,她才知道了苹果派的制作方法,后来又尝试了一百多次,也才做的好吃了起来
       
认识卡米尔是在夏天,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啊!
       
于是少女戴上了自己针织的围巾,提着装满苹果派点心的篮子,在这有些微冷的今天,带着少许的自满,去兜售自己的自信作品:
        
“等着吧,这次一定是很美味的!”
         
穿上了木头做的笨鞋子,少女踏着坑坑洼洼的小路,前往那个能看见钟楼的集市,打算贩卖自己的得意之作
       
真是春风一样得意的少女啊,似乎上帝也格外怜惜她一样,今天的集市是少有的热闹啊!
      
“lucky!”
        
比着v字手势的少女兴奋的转了个圈儿,那么的天真可爱啊,被神诅咒的少女
        
好不容易在人山人海的集市里找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她制放下装满点心的篮子,满眼溢出兴奋的,快活的叫卖着:
      
“要不要来块用红色果实做的派呢?”
          
人们匆匆忙忙走过,匆匆忙忙的冷眼瞟过,匆匆忙忙的顾着自己的生活着
      
一个看上去美丽富有极了的贵妇看到了少女,轻蔑的说:
         
“没有人会去买那样的东西的!”
          
少女像是被镇住了一样的紧盯着贵妇,眼里的兴奋全然不见
       
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吃不够美味吗?
      
还是……
        
回到家中的少女悲伤的想着,慢慢吞吞的咽下了今天没有卖完的苹果派
      
明明和大家没什么不同的
       
明明是做的很美味的
          
没有人听见我的叫唤,就像我从来不在这个世界上
      
无色透明了一样
      
今天想要传达的爱现在在哪里呢?
       
仅仅只是因为
     
      
        
少女是被诅咒的
       
        
         
5.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天空上被太阳照射宠爱的云朵倒映出了华丽的金色光芒
        
这片阳光仿佛在对她微笑着
        
少女穿着笨重的木鞋子,提着新改进的派,朝着熙熙攘攘的集市走去
       
少女还没有放弃
      
她努力的叫卖着篮子里的苹果派,可是没有人理会她,就算是大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正上方的天空
      
肚子也开始悲鸣的时间
       
少女还是不打算放弃
        
嘭——的一声,少女吃惊的看到了自己身边的男孩
     
他朝自己做了一个鬼脸,跑走了,原来他踢翻了自己放着点心的篮子!
        
甜甜的篮子被打翻,苹果派全部被踢翻而出,踢到在人们的路上
       
人们不惊不慌的从点心上踏过,好像事不关己一样,他们都眼神是空洞的,令人恐惧的
      
他们缺少着什么
         
高跟鞋,皮鞋,棉鞋,一个个从派上踏过而去,原本金黄色的饱满的派,留下了灰仆仆的可怕的伤痕,流出了鲜红色的汁液,看上去和人们一样可怕
         
少女有点打算放弃了
      
她半跪在地上,慌张,凄惨的收拾着残局,白白净净的围裙也粘上了灰尘
        
没有人会帮助她的
      
爱是传达不出去的
     
晶莹炽热的泪珠从少女的眼里滚落出,滴在了派上
              
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
            
          
          
6.
“真好吃啊……”
       
手的主人将一块破碎的派放入口中,感叹着
       
少女猛的抬头望去,满是泪珠的面庞吃惊的看着他
      
卡米尔抬起他好看的天蓝色眸子,温和的看着少女
         
他和别人不一样
      
他是神明救赎的光芒
      
心满满的,全部是那声音
        
描绘出了华丽的轮廓
         
卡米尔向少女伸出了手,毫无自觉的,像是被诅咒了一样
     
“走吧”
         
少女再也没有放弃
        
她擦干了泪水,在阳光之下,绽放出 永远 不可能拥有的美丽笑容
         
熠熠生辉啊!
        
卡米尔这样看着少女
        
从来不可能磨灭的笑容,和初遇的时候一样
          
所以,永远需要珍惜啊
          
解除了 永远 诅咒的两人,在他们都死亡的世界狂欢着
         
在别人看来可悲的两人,明明是那么的快乐
         
总有一天要微笑着相拥长眠
       
明明是在冰冷的死亡的世界,怎么可以绽放出华美的彩色花朵?
          
明明快要死去,为什么还会去珍惜,期待死亡的那一刻?
      
明明还没有活到永远,就要死去
         
在 永远 的祝福庇佑下的人们,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
           
因为会死去
       
才会这么的,珍惜 现在 这种 永远 不会拥有的东西
      
卡米尔和少女这么想着
         
           
         
7.
      
在教堂祈祷的少女,白色的和平鸽全部落到了教堂之上,彩色的玻璃和高贵的神像,跪在神前的少女,得到了一发神谕
       
阳光柔和美好的照在少女的发顶,本来冰冷的神像也因为温暖变得温柔
        
少女抬起她鲜亮的红色的眸子看着神像
        
她会是神永远宠爱的信徒
         
神会对她说话
        
和平鸽全部震翅,飞向了充满爱意的,永远和现在并存的太阳
          
成为神明的少女,再也没有去过教堂
       
因为少女已经是神
          
只有爱过的,有爱的人,才会成为神
      
神是孤独的,只有一个自己的
      
神不愿意这么孤单,神好寂寞
         
什么时候自己的爱意才会被传达到呢?
      
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才会不再透明无光呢?
        
什么时候……
      
才会有被祝福的人呢?
         
现在不会再哭泣的少女,温柔的抱紧了眼前的少年
        
他们被诅咒了
       
卡米尔回抱着少女
        
这个世界上被神厌弃诅咒的
      
神会死亡,因为有着爱
    
人不会死,因为他们没有感情
        
另外的一个世界平行的另一边
      
一切对调相反
       
成为人类吧,不要让 永远 将爱消磨光
        
        
         
8.
“在死亡的世界,少女和名为卡米尔的少年快乐的生活着……”
       
温柔的女人的声音在房间淡淡的出现,平静的消失,成为了过去
      
躺在床上的女孩沉沉的睡去,脸上带着微笑
         
女人在女孩的额头留下一吻,灵巧的不带任何声响的走出了房间
         
窗台的音乐盒还在悄悄的奏响着,心形的钥匙是不会停止转动的
          
就像那个名为卡米尔的少年,现在站在苹果树下
         
看着自己的爱人走出屋子,他们牵着手
         
在飘着淡粉色苹果花的树下,一起微笑着相拥而眠
      
像是一起,永远的相拥长眠了一样

【凹凸世界】Sheepherding woman

★安迷修×你
     
★是刀子是刀子是刀子,虐安哥虐安哥虐安哥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反正应该不会有后续
        
★既然都进来了都不打算点个红心或者蓝手吗?
          
    
   
   
    
    
     
    
   
   
   
   
      
     
1.
      
安迷修十六岁的时候就加入了这个王国的骑士团
       
他是很有天赋和毅力的骑士,遵守着骑士道,不仅在骑士团里备受赞赏,人民也十分的爱戴他
        
几年过去了,年轻的安迷修成为了骑士团的团长,为皇室所用
       
受命于未来的征战
      
新的战争要开始了,是自己的国家要去侵略占有另外一个弱小的国家,虽然说安迷修是崇尚和平的骑士,但是这是国王的命令,他没办法忤逆
        
于是安迷修与自己的大部队,马不停蹄的前往那个国家的中心,突进的同时也顺带拿下了他的一些边缘城池,用着血腥的方法
      
他从不杀害妇孺和老人,甚至还会在夜晚团队休息的时候,偷偷的佯装普通人的样子,去帮助那些无辜的孩子老人,把他们送去教堂或是红十字会
         
因为只有那里是和平的,只有那里是没有血腥的
          
信奉神明的骑士长,在破旧不堪的教堂中,跪在了和平之神艾琳女神神像的面前,双手轻抚自己的胸,眼神里带着些不安,悲凉的声音启齿,完全不像是从一个满手血腥的骑士口中说出来的话:
        
“愿神原谅在下这个不忠的信徒”
         
月光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打在了黑暗中的神像的脸上,寓意平静与和平的女神扬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可是在安迷修的眼里,女神大人的笑容诡异,似乎是在嘲讽他,似乎想让他陷入万丈深渊
        
可能是因为月光与黑暗吧?
      
安迷修这么想着,他还没有信奉神到迷信的地步
        
2.
       
接下来要到达这个国家的一片辽阔的草原,甚至可以说,这个国家大部分的贫穷乡村都安置在这片草原,就算是它资源丰富,可是也绝抵挡不了腐败国王的压榨
       
怪不得会如此的荒凉啊……教堂也是一如既往的破败不堪
        
安迷修感叹着,又一声令下开始了侵略与厮杀
         
瞬间血流成河,无辜的群众落荒而逃,可是也抵挡不住那些年轻力壮经验丰富的骑士们的追逐和砍杀,鲜艳的鲜血淋漓挥洒在这片本该富饶的土地上,头颅和四肢堆在了教堂前,是那些没有信仰的骑士干出来的好事
        
骑士长气的发抖,却也无法阻止他们这么做
       
他们把人都杀光了!
        
无论妇孺老少!
       
神是不会原谅这种人的!
             
安迷修不忍心再看,皱着眉头下令让他们整顿休息,自己则是去草原之上游荡冷静去了
        
3.
       
安迷修听见草原上有着动听的歌声传来
     
是一位小姐好听的歌声
       
这片草原还有生者?
       
他向着歌声的寻去,云朵优雅的随风缥缈飞去,天空蓝如圣湖之水,远离那座村庄的草原上,再没有血腥的气息,草的芳香,甘甜的味道,都像极了不知名的小姐的歌声
       
更加好奇了呢,附近似乎传来了咩咩的声音,不管很微弱,应该是没有多少绵羊吧?
        
大风也推着南方的海浪,北方的麦浪,逐渐推到了西北,歌声与风浪融合一起,安迷修终于见到了歌声的主人,真的是一位美丽的小姐
        
美丽的少女站在一只雪白的母绵羊身边,灰色的双眼温柔的注视着它,肩膀上的棕色麻花辫松松垮垮的垂到腰间,细长白皙的手指轻柔的拂过绵羊的背部
       
真是位漂亮的小姐啊!
      
像是教堂里艾琳女神的塑像一样完美无缺
        
安迷修不愿意去打搅这副娴静,悠闲的草原画,毫无声响的坐在了附近的草地上,双眼紧盯着他所恋慕的小姐
         
4.
        
“我叫做艾拉,是这里的牧羊女,先生”名为艾拉的少女笑眼弯弯的的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安迷修,声音像是月牙泉一样的清澈。一副热情的样子,双脚轻轻一蹬,便稳稳的坐在的绵羊的背部,居高临下却又温润如玉的看着安迷修,伸出手来,似乎是在邀请着他
        
骑士长愣愣的站起来,像是被神秘力量牵引一样的不自觉的走到了艾拉身边。
      
安迷修生的高大,就算艾拉坐在了绵羊身上,都是凑近了的他依旧可以高出她一个脑袋,让艾拉仰视他
     
“请问先生是谁呢?新来这里的旅人吗?”
      
灰色的双眸里纯洁干净,没有忧愁和烦恼的样子。或许艾拉就是那座村庄的居民之一,只是早出来放牧,才逃过一劫的吧?这样的想法却让安迷修更不忍了,完全不敢告诉她,他就是杀害她一村同胞的人的首领
       
这样子,艾拉会恨他,会讨厌他的吧?
       
安迷修暗下了眸子,随即又装模作样出一副轻松快乐的样子,微笑着目视艾拉,温柔缓慢的吐出谎言的话语:
      
“美丽的艾拉小姐,在下是安迷修,是四处游历的旅人”
      
说罢,自然的接过艾拉的手,低下脑袋一吻手背。安迷修早已习惯这绅士的礼仪,不过这吻手礼却惹的艾拉哈哈大笑:
       
“哈哈,安迷修先生可真是绅士呢!不过艾拉听说邻国有位骑士长也叫做安迷修,可惜就是残暴了点,最近似乎在侵犯我所在的国家,看样子安迷修先生与安迷修骑士完全是两个人嘛!”
         
安迷修一怔,这句话直击他心灵深处的某样东西,疼的发抖,瞳孔迅速的缩小,连忙抬起脑袋,碰上了艾拉深邃的双眼:
       
“希望骑士安迷修的本性不残暴呢” 
          
“你说是吧?安迷修先生?”
         
艾拉的眼里依旧是那么的温柔,无垢
       
可能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
          
5.
       
后来,安迷修才了解到,艾拉才不是第一个被屠杀的村庄的人呢!她不过是这片草原上的一个遗弃之女,为人友善礼貌,还会唱好听的歌,所以草原上的人都愿意接纳她,都欢迎她来村庄做客
        
于是安迷修稍微放下了心,最少自己没有杀害艾拉的亲人啊
       
不过,骑士长现在依旧还在残酷的战争中拼命厮杀着,虽然他夜夜都在想着寻个机会告诉艾拉自己的一切,但安迷修现在还是不敢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
        
艾拉很少会去各个村庄拜访,她是住在远离喧闹的一个清冷的草原深处,一个人独居的少女,所以她完全不知道原来口中说的安迷修骑士原来已经攻打到这片草原了
        
至少安迷修是这么想的,因为他每晚去找她闲聊的时候,艾拉总是一副温和无知的模样,点着蜡烛坐在羊背上,月光打在他们身上,艾拉诉说着她的故事和她所了解的故事
         
安迷修希望艾拉一辈子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直到他准备要离开草原的前一夜,美梦才终于被打破 
        
6.
       
“艾拉小姐,在下明日就要离开了,您愿意等待在下的归来吗?”
        
安迷修温柔的注视着艾拉,烛光下的艾拉的脸庞是如此的模糊,可是又添了一份朦胧的美,眼睛又是像星星一样的明亮闪烁,晶莹剔透
       
在艾拉惊讶的表情下,安迷修单膝下跪,轻轻拉过她的手,和上次的吻手礼不同,这次吻在了手心里
      
是在求婚啊……
         
“安迷修先生,你明天要去更远的地方吗?”艾拉像是故意一样不接他的话茬,反而是冷冰冰的问他要去哪里,眸子里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柔,不过安迷修却没有看到
        
“是的,我美丽的小姐,我明天得去您国家的王都见识一番,很快便会归来”
         
谎言还在继续,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让艾拉噗嗤一笑,抽出被安迷修吻过的手心,声音染上笑意,颇有嘲笑的意味:
      
“附近的村庄已经无人生还了啊,安迷修大人”
       
“神最讨厌的就是说谎的人啊,安迷修大人”
         
“您的谎言还要继续吗,?安迷修大人”
        
嘲讽的言语竟是从曾经温柔的可人儿口中道出的,安迷修明显恐慌了起来,她肯定什么都知道了,抬头直视着艾拉的双眸,万千星辉已经不复存在,有的只是在酝酿着的风暴与暴雨,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艾拉的眼里流了出来,绵延成了草原上的河流
        
“艾拉小姐……”安迷修伸出手想要帮艾拉擦去泪水,却被她躲过了,他想紧紧抱住艾拉不让她跑走,可是刚刚才伸出双手,安迷修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穿过了艾拉的身体
        
艾拉的身体逐渐透明了起来!
          
“小姐,小姐!”
        
骑士长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谎言似乎酿成了大祸,嚷嚷着说出了实话:
        
“艾拉小姐,我是你口中的骑士安迷修,是的,我就是那个残暴的骑士长,小姐!小姐你不要走!”
         
最终,艾拉小姐成为了吹过的一阵风,消失不见,唯有青年手里捧着的泪珠才能证明她存在过
        
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艾拉小姐,只有神话里的艾琳女神
           
7.
        
据后世记载,这个曾经大名鼎鼎,功绩赫赫的骑士长安迷修,在离开草原,要去攻打主城的前一夜悄悄逃离了
        
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骑士长安迷修
        
不过过了几年之后,安迷修的母国中的一个平凡普通的教堂里,也出现了一位名叫安迷修的英俊青年,他是新来的教父,信仰着传说中的艾琳女神
      
     
    
   
  
最近在想出和服柠檬妹还是原设柠檬妹emmm